亦不会在短时间内形成政绩工程

2020-02-01 23:10

建议允许民办企业接收慈善机构和个人的捐赠用于养老事业,有诚信、有能力的民办企业还可以依法直接向社会定向募捐善款和捐赠物。

另外,还可推广家庭医生契约式服务,实现“家中看小病、医院治大病、居家医养护、社会共关怀”。将养老护理费用适度纳入政府保障范围,将老年人健康与护理部分费用分年龄设定包干补助标准纳入医保支付,切实解决部分高龄老人、失能半失能老人、长期患有慢性病老人的实际问题。

“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让老人干干净净活出尊严、舒舒服服活出品质,是对我们养老服务提出的全新要求。”詹庆认为,这句话可以理解为养老服务要实现老人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双满足。“以前的养老服务工作,重视物质的层面稍微多一些。”詹庆说,在接下来的工作中,对老年人的精神生活关怀将会更加注重。

市政协委员林月明建议,可借鉴香港“按揭养老计划”,鼓励持有房产的老年人将房产抵押给银行,从而定期或一次性获得一笔金额作为生活的补贴。另外,还可鼓励城市老龄人口前往郊区、乡镇置业养老、定居养老,由政府兴建及社会资金投资建造一批养老院、养老设施,从而带动农村地区的养老事业发展。

市政协委员刘军建议,以社区为重心构建“医养结合”服务体系,以街道社区为责任单位,鼓励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和老年病专科医院开办老年康复养护区或护理院,根据服务人口密度、人群结构,规划设置社区老年护理院。探索在符合医疗机构设置规划的养老机构中经批准设立医疗机构,搭建转诊绿色通道。同时,建设社区健康养老服务智能化平台,推行网上预约、查询、咨询、购买医养护服务,推行"健康养老一键通"等。

“养老服务的提供,社会是主体,政府起到主导作用。”通过制度建设,确立政府对基本养老服务的兜底,同时培植大量社会机构参与到养老事业中,提供多样化的养老服务产品。“未来,成都的养老服务将实现不同经济水平,不同养老诉求的老年人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养老服务机构和养老服务产品。”

“养老工作涉及部门多,推进养老工作也需要依靠多部门联合推动。”市民政局已向市政府提交了请示,建议建立养老服务的规划体系、养老服务标准体系和养老服务的政策体系,力图通过制度建设保障养老服务质量的同时推动养老服务业进一步发展。“诸如向困难老人提供基本养老服务补贴的工作,我们也一直在做,这一次希望通过制度建设将这样的补贴保障下来。”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建立经济困难老人基本养老服务补贴,分层分类推进养老服务机构建设,提升养老服务标准化水平,新建养老床位7000张,让老人干干净净活出尊严、舒舒服服活出品质。对市民关心的养老问题,成都晚报记者邀请市人大代表、市民政局局长詹庆为您解读2015年成都养老具体措施。

民建成都市委员会代表建议,采用企业业务与养老业务共享税收优惠的办法,鼓励有条件的企业投资兼营养老服务业。具体做法是,在对社会力量投资办养老机构的企业给予相应补贴、优惠措施的基础上,对民营企业兼营自办或合办养老机构的,采用企业业务与养老业务共享税收"合理优惠税率"的新办法,并先在兼营养老服务业的医疗机构中进行试点,再向与养老服务机构相关的行业逐步推广。

养老服务涉及多个政府部门,在民政部门提交的请示意见中,明确了各个职能部门对应的职责,未来的养老服务工作将由多个部门形成合力加以推动。“养老工作,政府有政府的职责,政府和市场有各自的边界,因此政府要站好自己的角色,不能缺位也不能越位。”詹庆认为,政府对于养老事业的投入应与当前经济社会发展的阶段相适应。

林月明建议,政府还应鼓励、培训有志于参与或投身养老服务的志愿者,同时确保并持续增加政府在养老事业方面的资金投入,并以正确的方式引导各类社会资金进入养老事业,“解决养老问题不同于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不会增加gdp,亦不会在短时间内形成政绩工程,能否保证资金投入极为关键。”